專家論述

外遇,是婚姻病變的警告訊號。

文/水瓶鯨魚

大老婆和情婦,總是水火不容。

即使古時男子允有三妻四妾,也是大紅燈籠高高掛,各自角力;一夫一妻制的世代,勢力延伸到輿論,有大老婆市集,必有第三者俱樂部,各有立場。

上個月,女性好友玲玲發現被派遣到東管工作的老公包了二奶,哭得死去活來,蘿貝卡卻不甚同情。

因為玲玲的老公即使不到外地工作,在台北就是個偷雞摸狗、嘴上的油都擦不乾淨的男人,更離譜的是連老婆的好友都想勾搭,到了外地,豈不是如魚得水?幾年來,許多好友苦口婆心隱約勸告,卻只惹得玲玲認為這群單身女友們故意唱衰她的婚姻,大夥沒事惹得一身腥,這年來紛紛遠離她。

「婚變就像病變,哪種疾病沒有前兆,玲玲大概是免疫系統失調吧。」蘿貝卡嘴賤:「她不知中國大陸的小三有多飆悍啊?可沒台灣溫馴呢。」

聽到彪悍,我笑出來,因為最近和上海朋友msn聊起前些日子大陸「小三連環報」,從中央電視台奧運的胡子薇事件、北京姜岩事件、博客網路3377事件。關於這些高調的小三(第三者),我也用彪悍來形容。

「因為輿論無法同意第三者那麼高調,讓人反彈,妳們呢?」上海朋友說。

「差不多。」我笑:「只是台灣很少會有高調的第三者,台灣有通姦罪,所以婚姻的第三者會被元配提起告訴、被判入獄或易科罰金,因此台灣的第三者多少會考慮犯罪問題,高調不起來。」

雖然,我拿通姦罪回應,我卻是不贊成通姦罪的人,法律怎可能真的保障婚姻幸福或阻止愛情變化?不愛了,就是不愛;無法相處,就是無法相處;只是愛情的變故,絕不可能發生在一日一夕,就像蘿貝卡說的,婚變就像病變,每種疾病都有前兆,即使是小感冒,也會偏頭痛或流鼻水。

倒是台灣的婚姻第三者,即使不高調,都不太容易被同情,除了道德輿論,另一個層面是法律問題。2005年知名藝人倪敏然和從上海姑娘夏禕的感情事件,倪敏然因憂鬱症自殺身亡,夏禕想低調都被嗜血媒體追得極悲慘,機場迎接她的媒體陣仗,如同今年的陳冠希。

夏禕做錯了什麼?她和倪敏感兩情相悅,也有其戀人間的口角和情緒,那是往事,和倪敏然自殺也沒有關係。夏禕做錯了什麼?她頂多被媒體推擠時,氣得講話略彪悍一點點,就變成媒體鏡頭裡罪無可赦的狐狸精。比起這段時間大陸的「小三」們,恐怕是小巫見大巫了,呵。

法律規範,只對於膽小者有用,你或妳愛上的是膽小者嗎?他們和她們是因為法律問題,繼續和你或妳在一起。

不只外遇是,劈腿也是,所有的病變都有警告訊號。

就像感冒前症狀,先是偏頭痛,接著喉嚨不舒服;也像胃病前症狀,肚子開始不聽話,一下又一下絞痛。神經細膩的人,可能一頭痛就先吞一片頭痛藥或感冒藥、胃痛吞胃藥,讓痛苦早點消除,若還不行就去看診檢查;但神經大條的人,已經流鼻水了、吐出血來,卻可能還只靠抽屜裡的藥片生存,還自以為很好。

友惠說:「這是騙誰呢?」友惠說的是身體病情,也是愛情病情。

艾琳的老公派職去東筦一年,前三個月,艾琳和老公還「你來我往」相互探視,近兩個月,艾琳瘦得離譜,也不曾聽她講起東筦的老公,偶爾甚至避開話題,艾琳卻說:「我很好。」

安安,安安和一個已婚男人戀愛,男友因為五歲兒子最近重感冒,常探望兒子,和情感疏離的妻子感情變得柔和起來,安安敏感起來,竟不吃不喝,搞到胃出血,安安只說:「我很好。」

「我很好?」

哎呀,看來,不只外遇,任何一種愛情病變,都有預告訊號;勉強吐出「我很好」三個字,就如同怠惰身體警告訊號的病人。

回到頂端
各區聯絡電話
北縣:0800-722-001
北市:0800-822-111
基隆:0800-777-188
宜蘭:0800-722-007
花蓮:0800-6666-11
桃園:0800-007-787
台南:0800-622-111

優良徵信社會員

線上客服

Valid XHTML 1.0 Transitional